1.1586年的事件

2.池州有黄金回收点吗?

1586年的事件

池州黄金店_安徽池州金价最高

曲迁乔疏陈纳粮召买事宜

万历十四年(1586)二月初二日,工科给事中曲迁乔等人疏陈纳粮召买二事:一、官解十字等库钱粮,解送本色的,亦应予收纳,不许官商暗中设计阻拦扰害。二、召买物料。国家设立内库,专受四方贡物,以备取用,岁有定额,相沿至今二百余年,从未闻不足使用的。嘉靖、隆庆间一时或有召买,但为数不多。臣等查自万历元年至十三年供用库约该价银十三万八千零七十四两、甲字库价银三万四千八百四十两、丁字库价银二十五万五千二百五十七两、承运库价银二十八万二千八百二十三两、丙字库丝绵价银三万九千八百九十二两两、银价局金价银二万三千六百零三两,通共价银七十七万四千四百八十九两(注:应为七十七万八千四百八十九两)。供用等库的香蜡银朱铜锡油漆丝绵等料,假如管库者注意节约,不仅不乏使用,而且香蜡铜锡油漆诸物足够使用二、三十年,丝绵等物亦够十余年之用。掌库者往往动以缺乏为词,不知器用贮于何所,给何人,而屡行召买。此不可不查。请令司礼监将各项召买物料逐一开明,核实,是否真有缺欠?有无违反定额?要一一比较明白。并请严令各库内官诚心体国,不得随便奏请购买物料。神宗令各库“今后加意节省,不许妄费”。

徐贞明奏开京东水田

万历三年(1775)二月工科给事中徐贞明,疏请开畿内和京东水利:国家定都北京,而粮食皆仰给东南,此非长远根本之计。畿辅诸府,或支河所经,或泉水自出,亦皆足以灌溉农田。北人未习水利,惟苦水害,不知水害未除,正由水利未兴。京东今自永平、滦州抵沧州之境,地皆萑苇,土实肥沃。若招抚南人筑塘积水,北起辽海,南至青齐,皆可成良田。待取得成效再逐步推广到河南、山东、陕西。如此则东南漕粮可减,而西北储蓄常充,国计民生永无忧虑。徐贞明疏上,工部尚书郭朝宾以“水田劳民”为由,事遂搁置。其后他在通州潞河写成《潞水客谈》,论述北方大兴水利的好处。兵部尚书谭纶对此赞不绝口中。后来,顺天巡抚张国颜等人在蓟州、永平、丰润、玉田进行试验的结果也都证明了行之有效。及徐贞明还朝,言官又力持其说可行,特疏推荐。万历十三年三月,神宗超迁他为尚宝司少卿,规划京东水田开水事宜。同年九月,神宗任徐贞明兼监察御史领垦田事。至万历十四年二月,已垦田三万九千余亩。太监、勋戚,恐水田兴而己失利,争言不便,极力阻挠,神宗遂改变主张,执意不让继续开发京东水田。

神宗下诏求言

万历十四年(1586)三月初三日,神宗以天象异常下诏求言,要廷臣直言时政,凡有妨害民生者,允许各衙门明白条具,奏请定夺,以仰回天意,以遂民生,共享天下太平之治。员外郎李懋桧、郎中刘复初等,争言皇贵妃及恭妃册封事。神宗却勃然大怒,欲从重惩治。廷臣并没有因此而恐惧,上疏言事者仍络绎不绝。同月初八日,神宗又以内阁大臣申时行的奏请,命令各衙门上疏言事,只能局限于本衙门的职责,并由各衙门的长官有选择地进呈,不得直接进入。言者为此竞相指斥宫廷,攻击内阁,晚明门户之祸自是大起。

申时行论安民之要

万历十四年(1586)三月初五日大学士申时行疏言安民之策,说今有四害,一是催科赋税急迫,二是征派不断加增,三是刑狱日益繁多,四是用度日趋侈靡。民生未安,治效不见。其因有二:一是上下政见不一,二是诏令不行。不仅害民生,且害国家。今欲安民治道,必须“可行则行,当止即止”,不能该行而不行,当止而不止。而欲使诏令之行,则必须从严稽查纠察,不准拖延玩怠,杜绝送礼托情,明确职责,从严治官。同时,在朝廷,痛加节省费用;在民间,大力开垦荒田,禁止权豪势要之家侵占民业。

郭应聘致仕

郭应聘(1520-1586),字君宾,号华溪,福建莆田县人。由嘉靖二十九年(1550)进士历户部主事、郎中、南宁知府、威茂兵备副使、广东参议、广西按察使与左右布政使,以讨平古田农民起义,进右副都御史,巡抚广西。继以进剿府江等处各族起义,升都御史,总督两广。万历初政,以郭应聘讨伐两广人民起义有功,进其为兵部右侍郎。万历二年(1574),召为户部右侍郎。万历八年起改兵部右侍郎,总督两广军务,终南京兵部尚书。十四年四月初四日致仕。于同年十一月初二日卒,年六十七,赠太子少保,谥襄靖。

毕锵致仕

毕锵(1517-1608),字廷鸣,号松坡,南直石埭县(在今安徽池州地区)人。嘉靖二十三年(1544)进士,历官刑部主事、郎中、浙江提学副使、广西右参政、按察使、湖广左布政使、应天府尹、南京户部右侍郎。自万历四年(1576)起官南京户部尚书。时神宗下诏求言,毕锵疏言九:锦衣旗校至一万七千四百余人,内府诸监局匠役数亦如是,此冗食之尤,宜屏除冒滥。州县丈田滋弊亦更改。至于袍服锦绮,岁有积余,何烦频织。天灯费钜万,尤不应该。冗滥不可不裁,*巧不可不革。毕锵所奏,多为切要之事,但由于皇帝左右从中阻挠,不能尽行。万历十四年五月二十日,毕锵以年老致仕。万历三十六年卒,年九十三。赠太子太保,谥恭介。

袁洪愈严禁边将隐占屯田

南京礼部尚书袁洪愈疏言:以往由于屯政修举,故沿边兵马之费取于民运盐课屯田而能自给自足。自从屯政败坏,田额旧籍紊乱无存以来,将领不尽心督责、军士游惰成风,间有贫苦的士兵开垦尺寸之地,尚未收成入口,而已先报官增收税银,使之不沾实惠。更有甚者,不才将领还将肥沃的屯田公然侵占,坐夺田亩之利。致使屯田荒芜,兵饷不足,盐法不行,商人受困。请申令各边总督、巡抚诸臣共图长久之计,将屯田、盐法悉心区划,清查屯地,旧有的照旧征税,新开垦永免起科。同时招抚商人,愿自备工本到他处开垦屯田中盐者,听其募人垦植、输纳本色。不许将领隐占屯田、势豪侵吞盐利,阻坏盐法。以期屯盐相济,边疆永固。此疏经户部相应拟议并经神宗允准,于万历十四年(1586)七月初八日由户部答复批准施行。

赵用贤疏言江南赋税征收诸弊

万历十四年(1586)七月十六日,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赵用贤奏:天下财赋,东南居其半。而嘉、湖、杭、苏、松、常六府,又居东南十分之六,其他舟车诸费又六倍于他处,东南实为天下财赋之源。而自数年以来,拖欠钱粮日多,小民嗷嗷,十室九空。原因不独在征赋之日增,而在科派之无别,使重者益重;其弊不独在征输之日急,而在隐漏之多端,使困者益困。其中主要的有,田赋之数、混派之弊,征税之则,蠲免之条、偏重之派,派剩之目,白粮之运,兵饷之实,折银之例,荐积之重,荒田之核,征敛之欺,经役之累,积谷之例等。神宗降旨:地方赋役,果有情弊,该抚、按官自当查奏。原籍官员如何从未奏请,显是徇私沽名。近来各处奏报全不为公,专一市私恩取直誉。再有如此,治罪不宥。

卢洪春冒死上疏劝神宗勤政

万历十四年(1586)十月初五日,礼部主事卢洪春上疏:陛下自九月望后连日免朝,前日又下诏说头眩体虚,暂罢朝讲。连祭太庙,都遣官代行。陛下年轻力壮,诸病症皆不应有,不应有而有之,上伤圣母之心,下骇臣民之听,且废祖宗大典,臣不知陛下何以能自安。又前月二十六日传旨免朝时,已是议论纷纷,都说是陛下自己骑马伤额,却引疾自讳,欺骗别人。果系骑马伤额,不过是一时所致,其害犹浅。如果像陛下自己说的是患病,那就是日夜作饮纵乐造成的,为害就深了。陛下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身居九理,外廷就什么都不知道。陛下平日遇到歌功颂德的必多喜,碰到劝谏的必多怒,一涉及到宫廷的事,立即严厉谴责。谁肯直言以触及讳忌,以生不测之祸。群臣如此谨慎小心,敢怒不敢言,并非主上之福。望陛下以宗社为重,不要文过饰非,掩人耳目。奏疏送上,神宗斥之悖妄,大怒不解,命拟旨治罪。遂予廷杖六十,革职为民。

张隹胤致仕

张隹胤(1527-1588),字肖甫,号崌崃山人,四川铜梁县人。嘉靖二十九年(1550)进士,由知县,历按察使。隆庆五年(1571)冬,升右佥都御史,巡抚应天十府,平息安庆兵变,迁南京光禄寺卿,进右副都御史。万历七年(1579)起,历任宣府巡抚、浙江巡抚,平杭州兵变、民变,加右都御史。不久,拜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总督蓟、辽、保定军务,进太子太保。万历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致仕。归二年死,年六十二,赠太子少保,谥襄宪。张隹胤工诗、文,尝与文学家王世贞诸人唱酬,为嘉靖“七子”之一。有《崌崃山房集》。

池州有黄金回收点吗?

金店,银行,典当行都回收,一般有发票哪里购买哪里回收价格高,总体是很不划算,不要被不法分子欺骗,一般需要身份证公安备案;

受马航坠机乌克兰局势及欧盟对俄支持,巴以冲突,伊拉克僵局,中东伊核问题,利比亚内战,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-0.25%的水平不变,并将量化宽松(QE)规模再次缩减100亿美元,至每月250亿美元的规模.

2014年7月31日交易价涨开盘到256元左右,黄金首饰302元左右,投资黄金265.5元,回收250.3元,典当行回收价格只有215元以下,投资有风险从业需谨慎,

鄙视广告,鄙视某些助纣为虐的知道管理员